凿井而饮,花火

  凿井而饮,花火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
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有没有看过花火的同学啊,我从大学看到过一次,就一直挺喜欢,那几年的作者写作风格很对我胃口。现在很少去买期刊的,很久没看了。下次去搞个电子杂志看看。有没有朋友跟我一样喜欢看的
  三生三世 并蒂莲
壹 ?
月星汐转醒时,躺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漏风茅草屋。
细小光柱从屋顶茅草罅隙刺入,炽烈得快要灼伤眼睛,稍微一动,全身的骨头传来麻痹的酸痛,非常强烈。
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座刚得道成精的石像。
耳边松涛阵阵,小屋坐落在广袤的丛林中。
门嘎吱一声开了,紧接着推门而入的人又哐当打翻了手里的大粗碗。
“眠沙……”月星汐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不管身在何处,阖眼睁眼的梦里梦外,这都是她心间唯一萦绕的名字。
“鬼叫什么?”荆钗布裙,村妇打扮的人没好气地凶了她一句,“叫我冯姑好了。你居然醒过来了,啧啧,不过以神医的医术嘛,这也是早晚的事。”
月星汐听不懂对方在嘟囔什么,摸了一下愈合结痂的箭伤和如瀑倾泻的头发,比画了一下长短,惊异到:“我,我睡了多久?”
坐在简陋木桌边嚼馒头的人,施施然地竖起三根手指头。
“三天?”
“我呸!你睡了整整三年1冯姑愤愤然,“要不是我灌你菜糊糊,你还有命活到今天?早知道是这么一个漫长又折磨人的苦差事,我真该多收那男人几块玉牌1
冯姑告诉月星汐,三年前某天夜里,一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带她来到了这处荒凉地。
男人生得极俊美,一袭锦袍一匹宝马,显然不是常人。村民们一看他怀中的月星汐,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那时她中箭昏迷,仅余一口气,箭伤在要害处,用世间普通方法救治,恐怕再好的药物都已经罔效。
传说此山深处有神医,习得起死回生术,不过当地居民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也有说那神医其实是个生啖人肉的精怪,因为历来寻仙求医治的伤患不少,要么无功而返,要么有去无还。
村民劝男人不要白费功夫,赶紧给夫人准备后事为好,男人不肯认命,抱起月星汐,直往白云深处而去……
“说起来,他是第一个得偿所愿的人吧。”冯姑半眯着眼睛想了想说。
昼夜更替,进山的路口传来微弱的哨音,男人留在村口的马立刻奋蹄而起。没有人知道他们经历了什么,马驮着昏迷的月星汐和一个血人出来。
  月星汐从马上跌下,有人接住她,发现她气息平稳,再无大碍。那血人则死生难辨,手上捏着一块神龙玉腰牌。
大家懂了他的意思:托人照顾女子,以宝物相赠。村民里稍有点墨水的人眼尖认出,玉器乃御赐的将军腰牌,玉质上乘举世稀有,应当价值连城。
月星汐听了怔忡良久,心里千头万绪。血人?死生难辨?那眠沙现在是死是活?
“姑娘,我虽然没什么见识,却也知道,一个人肯为保全你豁出命去,得是多深的情义。”“可是你想想,三年哪,他要回来找你,不是早就回来了吗?那有个词叫时什么世什么来着?”
时移世易。
“我担心他是不是已经……”月星汐说不出那种猜测。
“他没死。”冯姑爽快地一语道破,“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就是当朝的魏将军,名声很响的嘛。”
心上一块石头落了地,却又泛起一股别样的酸涩。月星汐苦笑:“那我终是要去寻他的。”
她宁可相信日月失序,江河倒流,也不相信魏眠沙会抛下自己。
对面的人撇嘴:“我劝你还是死了这份心,看你模样不差,找个好点的人家嫁了也容易,我侄子人就挺不错……”
冯姑接下来的话犹如当头棒喝:“你出门问问谁不知道,魏将军结了一门显赫的亲事,多少人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哪,你说你去掺和个什么劲呢?他……就要迎娶皇帝最疼爱的小公主了1
风猛然刮过,月星汐身后的层林碧海生波,衬得她瘦削的身形越发单薄,像汪洋中的浮萍一样无依。
原来如此。一步登天的金玉良缘和罪臣之女的私定终身,没半分可比之处。
只是她不得不去,很多事在生命的最初就被注定了。
记得垂髫年纪,眠沙带她去王府看戏,怕她走丢,就把两人的腰带狠狠绑了一个活络结。
戏看到一半,星汐哈欠连天,想悄悄解开结自己偷跑去玩。
哪知事情中途败露,眠沙大笑着按住她犯案的手说:“这个是同心结,一旦系上就是一生一世,你如何解得开呢?”
可笑的“一生一世”,不及半世他们便天各一方了。
揉一揉迷蒙的双眼,赴京的路途上黄沙漫道,月星汐看不清前面的路途。

  贰
三年前。
天意从来高难问,一夜间,高高在上的尚书大人沦为了阶下囚,镣铐加身任人宰割。
狱中,昏黄灯火摇曳如魅影,衬得面容阴戾的狱卒鬼气森森,递上一副筷子。
月尚书颤抖着接过,老泪纵横,他一生为庹朝朝廷殚精竭虑,最后却因为进谏失当忤逆了皇帝,而不得善终。
他不甘,但又肩负着一家之主、一族之长的责任。
月尚书不再犹豫,两手各执一支筷子,对准了自己的耳朵……
周镇四面环水,街衢临水建成,漾漾清波的河流从镇中穿过。
脉脉的水能养人,令居民温和良善,流水还把人荡涤成纤尘不染的模样。
镇上有两个人物很有名,月尚书之女和魏提督之子。他们一个国色天香、芳菲妩媚,一个面目英秀、魁梧轩昂,两家一文一武,门当户对。
大家都说,月尚书在京城做官,月星汐的性情要不那么冷清,肯跟着爹爹住在天子脚下,凭美貌名动四方是早晚的事。
而魏眠沙入朝做了将军,所谓虎父无犬子,只等立了功勋,恐怕皇帝赐婚,随后垂记章典这一天大的殊荣就会接踵而至。
兵荒马乱年月,幸福犹如娇嫩的花骨朵,生脆易折。
月尚书下狱后,对罪状供认不讳,很快“畏罪自杀”——佞臣秦琰谄媚圣上,捏造了一个蓄意谋反的罪名,再授意狱卒巧言如簧地将月尚书逼死。
可秦琰最终违背约定,并未保得月尚书的家眷周全,反而对月氏一门挥起屠刀。
是夜杀声震天,哀鸿遍野,尚书故里化作血流成河的修罗常
“走!快走啊1月夫人泣不成声催促月星汐上马,声音夹杂在兵戈声、嘶吼声中,微弱得几不可辨,“女儿,你是娘的最后指望,娘不要你替我们报仇,只求你好好活着1
“娘,你不和我们一起走?”温热的液体溅到脸上,把清亮的瞳人染成血红。
月夫人转身,对牵着马缰矗立一旁的魏眠沙拜下去:“孩子,我将我和你月伯伯一生最宝贵的东西托付于你,往后你诸多辛苦担待。”
“夫人快请起。”魏眠沙去搀她,突然变了脸色,“小心1月夫人挨了当胸一刀。
“娘——”身后凄厉的惨叫撕裂阒黑苍穹。
魏眠沙飞快抱起失神的月星汐翻身上马,于地狱般的景象中绝尘而去。
疾驰的马背上,月星汐恍惚问:“我们去哪里?”
“将军府。我带你回家。”魏眠沙说。
月至中天,星光冷冽,耳边风声如沸。她狠狠咬着嘴唇,刺痛的感觉在唇角蔓延。
魏眠沙一手控缰,一手环过月星汐瘦削肩膀,把结实的手臂送到她面前:“难受就咬我,我皮糙肉厚,但是不要折磨自己,可好?”
他不知道,月星汐胸口正烧着一团快要将她自内而外吞噬的狂焰。
多想回头一顾,但又知道身后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被宿命燎原的大火烧成飞灰,匍匐归顺尘土。
§来人蔼—”伤不致命的秦琰像被拔了毛的公鸡似的尖声叫起来,巧的是,外面急报,“大将军魏眠沙求见1
月星汐慌不择路往外逃,正好与魏眠沙撞个满怀。
尚书府武士围上来将她拿住,押到一边。月星汐突然无比庆幸魏眠沙认不得自己。
不知是不是鹤东虞弄错了时辰,她藏于腰间的另一柄鱼肠剑这时溢出了滚烫的妖气,几乎灼伤腰腹。
月星汐拼命挣脱,抽出鱼肠剑,对着秦琰心口又是一刺。与此同时,秦琰心腹手中长剑也刺穿了月星汐的身体。
吐出一口殷红,她扬起嘴角,朝着魏眠沙的方向软软倒了下去。
他竟然飞扑过来揽起她,眉间皱出深深沟壑,讷讷地说:“星……汐?”
一旁有人高喊:“将魏眠沙一并拿下1
秦琰殒命,死前最后指示:斩了魏眠沙。月星汐反应过来中了鹤东虞的计中计,为时已晚。
她算差一步——既然鹤东虞巴不得庹朝奸臣当道,那么魏眠沙这样的忠臣,当然要不遗余力地诛杀。
整场好戏,鹤东虞化身秦琰近侍尽收眼底,一缕轻魂萦绕身边,不甘心地问:“我容貌改变,魏眠沙又忘记了从前,你如何料定他最后一刻会认出我,并受到牵连?”
“嗬,他忘掉了全天下人,忘掉自己,你若出事,他必出手相救。”鹤东虞似笑非笑,若嗟若叹,“他为你舍生忘死的本能,始终都在。”
月星汐俯看地上的那个男人,刀剑加身他亦毫无知觉,只无言揽着自己的尸身。
为了让月星汐安心做鬼,鹤东虞告诉了她一切。
三年前的某处荒凉地,将军向山中医术非凡的精怪求治,应了精怪刁钻的条件。后来村民看到他成了血人,是因为他的身体曾被劈开取出半个魂魄和全部尘世记忆——精怪的修炼多依靠精魄和尘世灵气——然后又被镶肤接骨回去。
他以为自己命不久矣,不想耽误月星汐一生,才会在记忆完全消失前将她托人。为了不让自己失忆后追溯前缘,又将可能出马脚的府中仆人全部换掉,一片用心良苦。
鹤东虞说:“所以你不必担心他活不长,魂魄只剩一半的魏眠沙,阳寿本来也只剩一半。”
月星汐泪如雨下。
犹记曾几何时,魏眠沙说:“我们同出生在泽国,名字里都带着‘水’的缘分。”
月星汐却说:“沙可不是水,滔天黄沙将人彻头彻尾淹没,让人陷落得更无力自拔。”
人若其名,他多像沙啊,温柔如沙一样将你的世界完全覆盖,可是当你睁眼想看清,才发现永远徒劳,反而沙砾入眼,硬生生逼出大颗大颗的泪来。
温暖得灼伤眼眶的泪。
那缕清魂说:“鹤仙,你害我这么惨,我可否向你讨最后一个人情?”

  陆
《史记?萧帝本纪》写,秦尚书遇刺后,刺客的同党魏将军下狱,当晚离奇失踪,民间盛传战无不胜的魏眠沙是仙体凡胎。
小公主知道后恸哭不止,哀伤过度至卧床不起。
萧冉为首的叛军得此情报,大喜过望,立刻备好粮草挥师北伐。
昏君六神无主,这时才知道举国再无忠臣良将,喟叹忠臣都被佞臣害尽,悔不当初。他派遣无数兵马搜寻魏眠沙下落,遍寻不着。
数月后,萧军一举攻破都城,庹朝灭亡。同年萧冉称帝。
萧王登基当天,现祥瑞,有丹顶火红的白鹤盘绕皇宫,皑皑白羽,与霞光共翔。而后落下,卒,萧王命人将其厚葬。
很多年光阴如逝水流淌而去,寂寂的没有半点声响。
偏远小镇的某条熙攘街巷,字画摊前,一个五官俊朗似刀刻的男人拿起一幅画发怔。画中人似曾相识的纤尘不染,芳菲妩媚。
“画中这位仙子,可是人间掌管树木生长发芽的春神?”
“正是。”卖画小贩并不热络。
这个魏姓男子附近不少乡亲都认得,模样虽生得好,却一直体弱多病,住在乡里不爱与人结交,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冷冷清清地自得其乐。
大家觉着,这家伙是吃菜太多了吧,越来越面如菜色。更有人断言——他活不长了。
即使是这么一副破败的身子骨,他也不知道爱惜,自从看过那幅画,他就常在旷野席地而坐,度过了不知多少个朝暮晨昏。
〃车,我们的三轮车便连人带车翻进沟里了
  @黄石海之声验配 2016-08-16 11:17:50
喜欢就好。
—————————–
嗯嗯,您也喜欢么
  二、他们说我们这是臭味相投,于是我们便一起投进了臭水沟。
是的,我知道钟少柏喜欢彦泉,就像他也清楚地知道我的心思一样。
我们俩从小就是知根知底的好朋友,脾气秉性大致相同,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才能做这么久的朋友。我们喜欢同样的玩具、同样的音乐、同样的电子游戏、同样的女孩。
我记得小时候变形金刚特流行,其他的小朋友都喜欢擎天柱,而我和钟少柏却喜欢威震天,结果经常被整个小区里的孩子追着揍,后来他们成功地把我们的威震天砸了个稀烂之后,才心满意足地离开,仿佛取得了宇宙大战的伟大胜利一般。
他们说我们这是臭味相投,于是我们便一起投进了臭水沟。那一天,我们从水沟爬出来之后,抬头便看见了彦泉。
她正抱着一沓书本站在我们的对面,一脸鄙夷地看着我们,白衣飘飘的样子与落汤鸡一样的我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知道,她一定是刚从补习班回来,在这个城郊的小镇上,也许只有周阿姨会像城里人一样,在周末的时候将自己的女儿送进补习班。她在彦泉的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自从丈夫在女儿六岁时出国务工再也没回来之后,她就一个人拉扯着彦泉,不曾改嫁,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人上人,再也不必苦苦守着那家仅够温饱的小小杂货店。
钟少柏看见她之后,伸手扯了扯黏稠的头发,做了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帅的四六分造型,然后露出一排大白牙,嘿嘿地对她笑。他说:“彦泉,今天是周末,我和曹云格帮你们家卖酒瓶。”
他说这话的时候用了一种邀功的口气,我转眼看向他身后那些咕咚咕咚冒着泡往下沉的玻璃瓶,突然为他的智商感到忧伤。
果然,在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之后,彦泉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说,就转过身去走掉了。
等我们两个人顶着一身结壳的泥水,推着那辆瘪掉一只轮子的三轮车重新回到周阿姨的杂货店时,彦泉已经在门口摆好了两盆清水。
我本以为她会像其他女孩子那样邀请我们洗脸的,结果她在看见我们之后,连忙捏着鼻子摆了摆手,接着拿起一根球竿在我们脚下画了一条线,让我们两个人站在线上,然后她重新走回到脸盆前,端起装满水的脸盆,猛地向我们泼过来。
后来,瑟瑟发抖的钟少柏坐在店门口喝着周阿姨熬的姜汤时大言不惭地对我说:“曹云格,你发现没有,刚才彦泉泼我的时候仿佛比对你温柔点。”
对面的包子店里,那个四川口音的小老板正在对着小刀哥叫嚣:“吃了包子不但不给钱,还想白拿,哪有这样的好事1估计他是受到了周阿姨的感染,现在也懂得反抗了。
然而小刀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径直走到蒸笼旁边,直接抱起还冒着热气的两扇蒸笼撒腿就跑。
其实小刀的年龄并没有多大,甚至比我和钟少柏还小几岁,之所以叫他小刀哥,是邻居们对他的戏称。
他从包子店里跑出来,从我们面前经过的时候,我看见他的表情几乎都已经扭曲了,蒸笼还冒着热气,温度肯定很高,估计他的手掌几乎都已经被蒸熟了吧。
“嘿,又来抢东西,你真是贼心不死埃”在看见彦泉正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之后,钟少柏也许是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下,居然一下子站起身来,朝着小刀追了过去。
在这种情况下我自然不甘示弱,在钟少柏追出去的第二秒,我就已经从凳子上站起来,朝着他消失的方向狂奔。
那一次,我和钟少柏成功地将小刀制伏在了一条开满花朵的胡同里,望着散落一地粘满泥土的包子,一直被我们按在地上的小刀突然大叫一声,开始拼命挣扎。他的四肢如此纤细,每一次挣扎骨节处都会发出咯咯的声音,我跟钟少柏担心把他的胳膊掰断了,只好放手。
他一下子甩开我们,却并没有逃跑,而是坐在了我们对面的墙角,凶狠地看着我们。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叫。他穿着一件明显是大人的衣服改小了的灰色衬衣,头发几乎遮住了半张脸,拳头握紧,泛白的骨节处甚至还能看到一条条细小的伤疤。
他说:“我记住你们了,你们等着。”
我和钟少柏相视大笑,以牙还牙道:“我们现在就等着呢。”从小到大,除了砸我们威震天的那群王八蛋,我和钟少柏还没怕过谁呢。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